小薇薇

基友萧祁祁,主嗑文野,刀男,阴阳师

【中太】玛丽苏太宰

22岁庄园主中*16岁宝石病宰

玛丽苏双黑之太宰篇

痛定思痛决定写温暖故事

感恩每一次相遇

ooc警告

*****

“咣当——”

“发生什么事了。”紧急停下的马车让中也差点失去形象趴在马车底。

“老爷,马车碰了一个人。”

中也皱了眉,心里有些不耐,对于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庄园主的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但是作为贵族的礼仪,还是驱使他走下马车,来到那个穿着破烂的瘦弱少年面前,尽量让态度温和下来,“你没事吧。”

好痛,被马车撞倒的一瞬间,太宰治第一反应就是好痛,听到了有人在温柔地问话,意识朦胧的太宰治抬起了头,随即鼻尖一酸,眼睛熟悉的一痛,“啪嗒——”一颗黑宝石,从太宰治眼中掉落下来。

“……”眼睁睁看着面前少年掉落宝石泪的中也瞬间就知道他的身份——太宰家“不存在”的那个人。

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突然进军宝石业的太宰家,有一个“不存在”的人,这个人是家主的儿子,生来患有奇病,能将哭出来的眼泪化作宝石,而这个病也使得这个孩子纵使出身尊贵,却也变成了太宰家族致富的工具,连个少爷的名头都没有。

……

“太瘦弱了,明显营养不良。”

因为太阳石很受欢迎啊,所以他经常两天才能吃到一顿饭,就为了能够哭出更多优质的太阳石。

“他的眼睛有很多炎症,需要好好用药。”

毕竟哭出宝石很痛呀,但是不哭出足够的宝石就会挨打……

好像有什么在擦拭他的身体,好温暖……等等…!之前是谁在说话!

太宰治猛地惊醒过来,有些慌张地打探着周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非常奢华的房间里,那个他昏迷前看到的橘发贵族,正纡尊降贵地亲自为他擦拭身体。

“哟,你醒了,别乱动,你身上有很多伤。”中也挑了挑眉毛,将湿帕子放在温水里重新打湿。

太宰治捏紧了被子边缘,声音干涩地说,“先生,您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我主动哭出来的宝石品质会更好,我会给您最优质的宝石,只要您善待我几分,别让我落入……”太宰家的手中。

中也笑了笑,抬手钳住太宰治的下巴,“太宰先生,我要是想要你的宝石,应该怎么都能拿到吧,你这个交易,并不成立呢。”

太宰治的心提了起来,有些紧张地看着中也。

中也反而放下了手,开始给太宰治身上的伤口上药,“你有名字吗。”

太宰治警惕地看着中也的动作,却也没有抗拒,抿了抿唇,小声回答,“治,太宰治。”

中也看出了太宰治的紧张,也不再开口,上好药后,丢下一句“好好养伤”,便离开了房间。

太宰治在中也的庄园过得舒适极了,在这里,他不会饿肚子,不会挨打,不会经受精神折磨,也没有人强迫他哭出宝石,反而会受到好好的照顾,每天还有漂亮的衣服穿,柔软的床铺睡,还吃着调养身体的药膳。太宰治很疑惑,因为从小到大,他想要拥有什么,都得用更多的宝石去换才行,于是,他决定要去问问中也,究竟想从他这里获得什么。

中也看着带着不安来问他的太宰治,心里涌现出了一丝心疼——这是一个不懂得何为被爱的孩子:为了能让太宰治安心养伤,中也故意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啊,当然是让你养胖点,强壮点,眼睛好看点,这样才能给我产出优质宝石呀。”

太宰治心里安定了,哦,原来他也是为了我的宝石。

可惜太宰治的不安是被消除了,却开始考虑怎么逃跑了,毕竟他讨厌哭宝石的疼痛感,于是,太宰治决定逃走。

“……”太宰治坐在床边,低头看着中也,将最后一只垫着绒毛的皮铐,扣在了他的脚腕上,无意识地戴着同样手铐的手勾了勾脖子上的皮项圈。

“太紧了吗?”中也站起身,检查着太宰治脖子上的项圈。

“没……”太宰治放下手,开始把玩手铐中间的锁链。

“不许逃。”中也用一根长到足够太宰治在这个房间活动的锁链将项圈固定在床头的墙上,锁好,“晚餐会有人给你送过来。”

太宰治没有理会中也,丝毫不在意地将堆到床上的锁链推到地上,闲适地躺在了床上,他看得很开,从有记忆起他就被囚禁着,还时常被虐待,现在这里有吃有穿,还有舒服的床睡,还有更大的活动空间,中也又没强迫他哭宝石,比起之前可好太多了,啊……只希望中也,对于宝石的需求量不要太大吧,哭宝石,真得很痛呀……

……

然而一直到太宰治17岁生日都过了,他也未曾被要求哭过一颗宝石。

“中也,你到底什么时候要我的宝石。”中原中也的花园中,中也靠坐在树荫下看书,而手脚依旧戴着皮铐的太宰治,正枕着中也的大腿,不住地往嘴里塞着葡萄。

“等我需要的时候。”中也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太宰治的头发。

“啧。”太宰治不满地撇了撇嘴,中也用这话糊弄他一年多了,从说等他养好伤,到后来说等他身体养壮一点,又到现在说等他需要的时候,太宰治有点不高兴地翻了个身,伴随着一阵锁链哗啦的声音把脸埋进了中也的小腹中。

“嗯?”中也视线从书本上移开,看向这个似乎在跟他闹脾气的宝贝,“这不是你昨天还喜欢的葡萄吗?”

“不喜欢了!”太宰治声音有些闷闷的,说话的热气透过中也的衬衫,打在了中也的小腹上,让中也小腹忍不住紧了紧。

中也赶紧把人捞出来,抱怀里哄,“怎么不高兴了?想要什么跟我说?”

太宰治跟条鱼一样,从中也怀里滑出来,继续不高兴地把头埋进中也的小腹,或许他以前是觉得给中也哭宝石是一种交易,但是现在,中也对他太好了,他是真的想为中也做点什么,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宝石算是有点用。

中也好脾气地安抚着太宰治,思索着,太宰治每天不是被锁在房间,就是被困在他的身边,是不是太无聊了,要不,给太宰治找点事情做。

……

阳光明媚的午后,中原中也端着一盘草莓,悄声走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中,一位身材瘦削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子,正在对着账本不断书写着什么,男子手上扣着的皮铐,也完全没有影响他书写的速度,而他,正是已经被囚禁在中原中也庄园内两年了的太宰治。

“太宰……休息一下吧。”中也将草莓放在了太宰治的桌上。

“等我算完这本账的……”太宰治头也没抬地回应着,“中也的下属好笨,一年了,还拿这种假账应付人。”

“是吗,回头就把他换掉。”中也一边拿起一颗草莓投喂太宰治,一边弯腰看着太宰治的账本。

太宰治嗷呜一口吃掉中也手中冰凉甜蜜的草莓,一边含糊不清地抱怨着,“而且中也也是,这么简单的漏洞,居然放任了10年,好笨哦中也,唔……草莓还要。”

“嗯,所以需要太宰来管账嘛,我们太宰治真棒。”中也丝毫没有生气,这么生机勃勃的太宰治他乐意宠着,何况他的太宰治真的很聪明,自从他管账后,庄园的收益都上升了不少,笑着又拿起一颗草莓投喂太宰治。

半小时后,大半草莓都喂完了的太宰治,终于放下了笔,耍赖往中也身上蹭,“中也~~好累哦~”

“嗯~辛苦了我们的小管家。”中也将人抱起来,放到一边用于临时休息的床上,给人按摩肩颈。

太宰治发出猫一样的舒服声音,还抖了抖手铐上的锁链,“中也~这副铐锁旧了,给我换个新的好嘛。”

“好。”其实早在一年前,太宰治手上的铐锁就形同虚设了,但是太宰治,似乎把这个当做了归属于中也的象征,不愿意摘下。

“还要黑色的,不过要刻上中也的印。”

中也的手顿了顿,一个念头又冒了出来,随后又被他压了下去,还不是时候,他的太宰治,还太小。

“中也,想对我做什么就做吧,不必压抑自己,我本来就属于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身躺过来的太宰治,正盯着中也的眼睛,认真说着。

他的宝贝,似乎有些过于聪慧了,中也叹了口气,将人搂进怀里,“别乱说话,你还小。”才18岁。

“我不小了,我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过了成人礼了,还是说,中也自认老了?”太宰治扯着中也的领巾,挑衅着。

“……”中也挑了挑眉,他感觉似乎把他的宝贝养的过于活泼了点,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事情确实可以提上日程了。

……

“唉……”依旧是那间堆满了账本的房间,太宰治有些无聊地坐在窗台上叹气,自从那天过去,他的中也已经3天没来看他了。

“怎么了太宰?”中也抱着一个大盒子,走了进来。

“在想我是不是色衰爱弛了,中也居然让我无聊这么久。”太宰治撇了中也一眼,作出不高兴的样子看向窗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中也快来哄我的信息。

“抱歉抱歉,是我错了,快来看看这个,喜不喜欢。”中也把盒子放在了桌上。

“哼~”伴随着一阵锁铐碰撞声,太宰治从窗台上跳下来,摆着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过来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套漂亮的白西装。

“这是……”太宰治有些迷茫。

“我们订婚宴上的礼服。”

“订婚……我们?”

“嗯,不喜欢吗?”中也摸了摸太宰治的头,感叹他这两年养得不错,宝贝身高窜得比他都略高一点了。

“喜欢……”太宰治抱着礼服,略低了低头,在中也掌心蹭了蹭。

半个月后……

太宰治的小房间,太宰治正坐在窗台上,就着月光欣赏手上的订婚戒指,愉快地晃着双腿。因为订婚后的安全感,他已经允许中也将双脚上的镣铐褪去。

“唔……好期待婚礼呀,婚礼的戒指一定会更加好看~”而他,也会彻底属于中也。

不再是“不存在”的人……

不再是逃亡者……

*****

彩蛋是婚后小日常

评论(15)

热度(127)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