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薇

基友萧祁祁,主嗑文野,刀男,阴阳师

【中太】饭饭

猫猫中*猫猫宰

小动物短打文学

ooc警告

*****

众所周知,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有一只猫猫,名叫太宰治,缠着绷带,通体黑色,毛毛柔软又蓬松,十分惹人喜爱。

港口黑手党干部尾崎红叶也有一只猫猫,名叫中原中也,戴着帽子,通体橘色,毛毛同样是柔软又蓬松,个头比起太宰治小一些,但是却比太宰治更活泼一些。

两只猫猫的感情很好,港口黑手党的人们经常能看到它们你追我赶地在大楼里打闹,偶尔会给大家惹出一些无伤大雅的麻烦,但是猫猫们能有什么错呢,它们只是可爱的猫猫呀,谁会去生无辜猫猫们的气呢。

……

最近,横滨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为了大家的安全,港口黑手党取消了食堂堂食制度,又购置了一批送餐机器人,将大家的午餐送到办公室里。

“BOSS的餐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0217号机器人,正在设置送餐程序!”

“好!”

……

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厨房角落,两只猫猫正头抵着头小声嘀咕着。

“听到没,是0217号机器人。”

“就是那台!”

“好,就现在,冲!”

“冲!”

机器人程序设置完毕,餐架的盖子缓缓合上,谁也没有注意到,里面有两只偷溜进去的猫猫。

……

10分钟后,森鸥外的办公室门外。

“……您好,您的餐食已到,请尽快取餐哦……”

“饭饭!林太郎!饭饭!”

“好。”森鸥外走到门外,打开了机器人的餐架盖子,随后呆滞住了,里面没有他的饭饭,只有两只吃得肚子溜圆的猫猫,正肚皮朝上打着嗝,

“???”我的饭呢!森鸥外,陷入了人生怀疑中。

次日,食堂门口贴了个告示:此处禁止猫科进入。

中也猫看到这个告示,思索片刻,在太宰猫诡异的视线中张口:“汪!”

【中太】区区牙疼!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牙疼宰

ooc警告

*****

搭档不对劲!

这一天刚上班了三个小时,中原中也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太宰治有些不对劲,既没有早上在楼下见面就问候他长没长高,也没有跟门口的狗吵架,部下给他买的咖啡他喝了一口就不再喝了,开会的时候不点到他就不说话,连有人嘲讽他和自己年龄小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回怼过去……啊,太多了,总之,太宰治太反常了!

左思右想的中也,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太宰治,毕竟那个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样子,“我就是去看看他是不是在寻死,免得他一死了之,再把所有工作都推给自己!”找到理由说服了自己的中也,开始在港黑找“猫”。

天台的栏杆上,没有;

茶室的桌子下,没有:

储物间的角落,没有;

休息室的沙发,没有:

太宰治哪里去了……中也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下,回到了他跟太宰治的办公室,打开衣柜,果然看到了里面把头埋在腿间,蜷缩成一团的太宰治。

“太宰?”中也伸手推了推宰宰团,太宰治却蜷缩得更紧了。

“太宰……有哪里不舒服吗?”对于疑似生病了的搭档,习惯了照顾人的中也耐心十足,把人从柜子里抱出来,放到沙发上,一点一点地解着宰宰团。

“呜……”被解开了的宰宰团小声呜咽了一下,随手用衣服蒙住了头。

然而,虽然太宰治的速度很快,中也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太宰,右边微肿的脸。

“!!!怎么回事!”中也脸色变了变,迅速扯开太宰治的衣服,捧着他的脸检查起来,难道有谁趁他不在欺负了他的搭档吗?

“轻点……中也……疼……”太宰治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牙疼……”

“……”中也哽住,轻声哄着,“乖,张嘴,让我看看。”

“啊……”太宰治乖乖张开了嘴,感受着中也伸手轻轻试探着他那颗发黑了的牙齿,疼得一整个激灵,下意识咬了下去,“啊!”

“嘶……你是炸毛的猫吗?”中也眼疾手快地收回手,拯救了自己的手指。

“……”太宰治瞪着中也不说话。

“哟~这么怕疼,怎么不尽早去看呢,不知道越拖越痛吗?”

“区区牙疼……”太宰治倔强地想表现自己一点也不在乎,就看到中也掏出了自己的蟹肉罐头,“!!!”

“反正你牙疼,吃不了不是嘛?”中也笑着拆开了蟹肉罐头,挖出一块儿蟹肉吃下肚中。

“呃唔!我也能吃!”太宰治刚张大嘴,想要去咬蟹肉罐头,就疼得捂住了脸颊。 

这幅场景可难得,中也乐滋滋地一边欣赏着搭档红了眼圈的样子,一边美美地吃了一罐太宰治最心爱的蟹肉罐头,才心情颇好地把搭档押进了港黑旗下医院的牙科门诊。

“不要!不要!我绝对不要!”

牙科专家门诊部,被唤来问诊的大夫,奇异地看着面前两个少年,一个拼命把人往里拽,另一个拼命扒着门说什么也不肯进的样子。

“你他妈!给我滚进来!看牙!”被人当猴看戏的中也火大急了,爆发性地用太宰治身上绷带,将人绑好按在了牙科躺椅上,有礼貌地向着医生打了个招呼,“抱歉,先生,耽搁您时间了,可以开始了。”

两个小时后,处理好牙齿的太宰治,委屈巴巴,不理中也,给森鸥外发了个请假信径直叫车回了家。

3个小时后,下班回家的中也,一脸懵逼地发现,他跟太宰治共住的家,门锁换锁了。

【中太】原来你是这样的太宰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纯情中也震碎三观的故事

ooc警告

*****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普普通通的阳光明媚,普普通通的与太宰治拌嘴,普普通通的处理着工作,这本该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他要在这儿看到这个东西……

中原中也心情复杂地看着搭档桌上那一对“耳坠”与“项链”,它们明显已经被拆包,被研究过的样子,让他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的搭档,居然会偷偷买女生饰品!

“中也,你在……”太宰治推门而入,结果就看到搭档站在自己桌前,拿着自己新买的“道具”,满脸谴责地看着自己。

“太宰……你……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太宰治也有点尴尬,刚刚走的匆忙,忘记了把这些东西收起来,谁知道就这么一会儿,就让中也发现了,能言善辩如他,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没想到,一贯说自己男人气的太宰治,居然会喜欢这些小女生的东西……”

“嗯?你说什么?”本来尴尬听着搭档数落的太宰治,突然发现,中也好像说的不太对劲?

“我说你居然会喜欢小女生的东西,还怕人发现似的偷摸买这些项链耳坠,跟你交往大半年我都没发现你还有着癖好,喂,太宰,你笑什么!”

太宰治勉强憋住笑,揽住中也脖子,满脸写着真诚,“没什么没什么,我错了我错了,你说得对。”

……

当天晚上,看着搭档在床上不穿衣服,在胸前装扮好“耳环”与“项链”诱惑自己的中也,又羞又恼地骂了出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太宰治!”

*****

太宰买的“耳坠”和“项链”大概长这个样子,那那两个是有配套耳钩当耳环戴的。



【中太】“邪物”与真神

“邪物”中*圣子宰

神幻pa

ooc警告

*****

“是邪物吧?”

“肯定是邪物!神的预言就是他。”

“他会毁掉世界的!”

“杀了他!”

“驱逐他!”

小镇中的人们,聚集在一位产妇家中,满脸嫌恶地看着被放置在桌上的小小婴儿,就连刚生产的母亲,看着那个孩子都是嫌弃。

“真是可悲……”一位穿着镶者金边的白袍少年,踏进了这间屋子,少年仿佛是光的化身,他的到来,让昏暗血腥的房间,都明亮了许多。

“圣子殿下!”

“圣子殿下!您怎么来了!这里污秽……”

是的,少年就是神殿洁白之塔的圣子,神的人间代行者,神为他命名——太宰治,面对向他跪下,致以最为尊敬的礼节的信众,太宰治并没有多理会,只是径直走向哭泣不止婴儿,不顾他身上未被擦净的血虚,将他抱起,“真是可怜。”

“圣子殿下!”众人看到那洁白的圣袍被污秽的血染脏,恐慌至极,只想立刻把他不洁的婴儿处以死刑。

“神为你赐名——中原中也。”太宰治不急不缓的声音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信众的怒火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阵说不清的迷茫,神的赐名,代表着,这个孩子得到了认同,可是,神不是说,他是会毁灭世界的邪物吗?

……

16年过去了,当年被众人嫌弃的婴儿,已经长大,这16年间,中原中也从来没有踏出过神殿,一直都紧紧跟随在养父身边。

“父亲~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讨厌我啊。”阳光明媚的午后,中也贴在靠在树下看书的太宰治身边,有些苦恼地问着。

“为什么这么说。”

“今天温丝来神殿祈祷,临走时她的蝴蝶结掉了,我帮她捡起来后,她却尖叫着将蝴蝶结丢掉了,说什么触碰了污秽的东西不能要……”16年来,中也被太宰治养得温柔又善良,深爱着那些信众,此时收到所爱之人的恶意,只觉得难受极了。

太宰治眼中闪过一丝讽刺,冷漠地说,“不过是愚民对神造之物的畏惧罢了,”紧接着语气又变得温柔起来,“听着,中也,你是神的造物,而神,深爱着你。”

“嗯,我知道,神是平等爱着每一个人的。”中也依靠在太宰治身上,笑得毫无阴霾。

太宰治摸着中也的头,没有说话,神或许是平等爱着每一个人的,但是如今的“神”?笑话!

中也这份温柔,注定无法长久保留,仅仅不到半年,就被残忍地撕碎了。

这一年的小镇天灾不断,收成很差,小镇的信众们聚集在一起讨论了几个夜晚,最终认定,这是来自神的愤怒——愤怒于无能的他们让邪物活了这么久!

于是愚蠢的信众们崛起了,举着武器冲进了他们一直敬畏着的神殿,打倒了所有试图阻止他们的神职人员,鲜血染红了洁白之塔金光璀璨的神像,更显悲悯,拼命想要保护中也的圣子被愚民羁押,挣扎着想要拯救养父的中也被绑在了火刑架上。

“……伟大的神明啊,今将罪人……”

暴徒的领队人吟唱着告罪书,但是中也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很痛苦,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用心爱的人们要这么对他,他不知道为什么爱他的人要被这么粗暴对待,他的养父是那么温柔,应当被好好呵护才对,而不是被这么粗暴的关押起来,养父身体又不好,怎么能承受得住那沉重枷锁的磋磨。

“呵呵……呵呵呵……”

“圣子殿下,您在笑什么?”神殿的钟塔上,被暴徒关押在这里,强迫观看中也受刑的太宰治,突然笑了起来。

“我在笑你们的愚蠢。”太宰治圣洁的白袍染了灰烬,金线织就的花纹也被剐蹭出了破损,以往被精心照料的发丝也因受到粗暴对待显得凌乱不少,神圣的光芒似乎正在从他身上褪去,那隐藏在光芒之下的冷漠,逐渐显露出来。

“……”暴徒有些惊讶于圣子的变化,却固执的坚持这是邪物造成的,“圣子殿下是被这邪物蒙蔽了双眼!只要将他除去!圣子殿下就会恢复贤明!”

“哈……”映着逐渐燃烧的火光,太宰治的笑声充满了嘲讽,“愚民果然就是愚民……哈哈……无法拯救的愚蠢啊……”

刑台上,火越燃越大,舔舐着肌肤,带来持续不断的剧痛,但是中也依然面无表情,因为他内心的痛远大于此。

“我真的……是邪物吗?”不然,为什么会给养父带了这么大的麻烦,中也开始了自我怀疑,而这时,他感到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似乎准备突破灵魂,取代他。

“将身体交给我……你就可以远离这种痛苦。”

“不要……父亲不喜欢你。”

“你不想拯救你的父亲吗?”

“可是……”

“他正在被愚民折磨,他正蜷缩着身体,承受着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好……救救他……”

愚民所恐惧之物,终于被愚民们亲手释放了出来。

“那是什么!”

一阵风自刑台而生,夹杂着火焰向上螺旋升腾,随着一声巨响炸裂,挣脱束缚的中原中也走了出来,金色的瞳孔翻滚着毁灭一切的欲望,而原本吞噬着他的火焰向着四周摇曳散开,安静地表达着臣服的意味。

“是邪物!真的是邪物!”

“我就说!早该杀死他!”

“快逃啊!”

愚民们惊恐地逃窜,而醒来的“邪神”却没有急于虐杀生命,他冲进了关押圣子的钟塔,随手将欺辱圣子的愚民烧成灰,抬手劈断了禁锢圣子的锁链,单膝跪在了圣子面前,想触碰,又怕玷污了他。

“终究还是让你变成这样了啊……”太宰治叹口气,抬手抱住他,给予了他亲吻,“睡吧……孩子……”

“混蛋……谁是你的孩子……等我醒了,把你那伪善面具下的阴谋诡计……全告诉我!”在圣子的安抚下,中也内心那股想要毁灭一切的欲望逐渐平息,困倦地躺在了太宰治怀里睡着了。

“嗯,会告诉你的,我的孩子。”月光下,太宰治摸了摸中也的发丝,抬头冷漠地望着月光,勾起了残酷的笑容,“真神即将归位,鸠占鹊巢者,该消失了。”

*****

为了防止我写的太垃圾让人看不懂,进行一些解读,中也是真神转世,太宰治是他一直以来的人间代行者——圣子,但是在中也转世期间,一个二五仔占了中也的神躯,传播一堆有的没的教义,还给中也套了个邪物的名号,太宰治什么都知道,但是中也的神魂没醒来,他身为凡人搞不过那个二五仔,就一直忍着,直到中也的神魂醒了,他就干净利落地不装了,准备爆锤二五仔了。

【中太】小情侣的游戏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小情侣之间的尴尬事

ooc警告

*****

空旷的办公室里,港黑初具恶名的二人组搭档,正在安静地办公——原本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此时却有一阵不和谐的,轻微的“嗡嗡”声传出。

“喂,中也,频率调小点,吵到我了。”盘腿坐在办公桌上,撑着脸看文件的太宰治,突然开口说道,仔细看去,会发现,太宰治的脸色有点微红,眼中有些一丝看不出味道的奇怪神色,时而还会轻微张口,发出无声的喘息,侧耳听去,就会发现,这微弱的“嗡嗡”声,正是从太宰治身下传来的。

“是吗?”中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白相见的小遥控器,按了一下上面的加号键,太宰治身下的“嗡嗡”声瞬间变得更大更急促了些。

“!!”太宰治眼睛瞪大了几分,捏紧了手中的文件,好一会儿才像是缓过劲儿来,重重地吁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瞪着中也,“你这个混蛋!”

“诶?看样子没让太宰开心呀,不如?”中也晃了晃手里的遥控器,“就是不知道,半个小时后出任务,太宰还能不能靠自己一个人走~”

“……”太宰治沉默了片刻,突然扬起了好看的笑容,“我觉得很有实践价值呢,中也~不如我们试试?”

“可千万要控制住哦,让外面部下发现他们的队长居然在战前方案研讨会上做这种事情,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呵……中也你舍得让他们知道吗?”

“我巴不得你在他们面前出丑!”

“好啊,那我现在就去开门。”太宰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

“混蛋!给我站住!”中也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跳了起来,一把将太宰治掼到了桌子上。

“……嘶!中也!”后腰撞到桌楞上的痛让太宰治什么想法都没了。

“!对……对不起……”发现不小心误伤了搭档的中也有些慌乱,有点手足无措地想掀开太宰的衬衫,检查太宰治的伤势。

“走开!”太宰治没好气地推开中也的手,抢走中也手里的遥控器,去了洗手间自行做起了善后处理。

还没有长大后那么懂爱人兼搭档的中也,像一只被雨打蔫儿的小狗,可怜巴巴的站在原地,直到出任务都没有打起精神来。

以至于后来,中也收到森鸥外要对爱人温柔一些,并且没成年要记得收敛的暗示时,懵逼极了,怎么就发现了?他们也没告诉别人吧!糟糕我以为我们藏得挺好的!

*****

当天出任务的部下表示,总是揉腰的队长加上仿佛犯了什么大错的队长搭档,这简直有大问题好不!必须要报告首领!

*****

误打误撞出柜了的中太。

【中太】中二少年戏多多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的少年们

ooc警告

*****

“喂,太宰,拿着。”临出任务前,中也从口袋里摸到了一块巧克力丢给了太宰治,这是是早上下楼买饭团的时候太宰治让他帮忙带的,但是回来就忙着开会以及各种事项,忘记了给他。

“中也!”太宰治激动地站了起来,身后凳子平移划过地面,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中也被太宰治这一声见了亲爹般的呼唤吓得差点崴了脚,惊疑不定地回头看去,就发现自己那精神好像不太正常的搭档突然大滴大滴地落下了眼泪。

“呜呜呜……”太宰治跳芭蕾一样旋转着来到了中也面前,握着中也的双手,“今年除了你都没有人记得我生日……”

“???啊这……”

“啊~!”太宰治在中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一阵旋转来到了窗前,沐浴着阳光,用歌剧咏叹调感叹着,“或许世人~早已将我遗忘!我于这世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CPU重新运转起来的中也有些忍无可忍,“或许我应该提醒你,你的生日已经过去至少5个月了。”

“哦,中也,你记得啊。”太宰治恢复正常样子,双手合拢在腹前,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我们是搭档!我他妈记不住才有鬼吧!”

“哦,中也你吃吗?”太宰治呲啦撕开了巧克力包装纸,将巧克力掰成了两半,一半塞进了自己嘴里,另一半递向了中也。

“……吃。”中也消了气,接过巧克力,塞进了嘴巴,嗯,牛奶巧克力就是甜。

*****

所以谁家搭档会特意记住对方生日呀!

【中太】盗号=社死?

港黑中*武侦宰

22岁成年男人们

ooc警告

*****

“嗡嗡——”手机震动吵醒了正在侦探社沙发上摸鱼的太宰治。

“唔 ……”太宰治摸过来瞥了一眼,是中也,遂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按开了消息界面。

——“在吗?”

——“借我点钱”

?????

太宰治懵了,瞬间困意全无,啥?中也向他借钱?这是被盗号了吧?犹豫了一下,太宰治谨慎地回复了一句。

——“你是谁?”

这边盗号者看了看中也给太宰治的备注,内心十分笃定地回复了三个字。

——“你老公。”

这三个字顺着网线传过来,对于太宰治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把太宰治在侦探社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刺激到一个咸鱼打挺在沙发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颤颤巍巍地发送了3个问号。

网站这边的盗号者感觉似乎哪里不太对劲,疑惑地挠了挠头,将备注截屏给太宰治发了过去,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老婆”,又紧随其后跟了一句,“宝贝不认识老公了,老公好伤心,嘤嘤嘤~”

太宰治沉默了,被这ooc到突破地球的画风击败了。

……

十分钟后,中也取回了自己的号,第一时间群发了一遍道歉信,大家也都纷纷表示了理解,然而还不等中也松口气,他就看到了太宰治的消息。

——“在?号找回来了?”

——“啊,是的。”

——“「图片消息」”

……

聊天陷入了沉默,中也看着太宰治发过来的消息记录截图,体内热气逐渐爬升,港黑五大干部之一,就这么在原地红成了一只熟虾米。

救命!时空之门在哪里!他要在被盗号前改掉备注!

“哦~这可真是价值百亿的名画啊~”太宰治的追杀不留余地的到来了。

嗯,要不?他现在去外太空生活吧!

*****

是群里聊天产生的梗,原本因为写得太烂不想发,但是@归舟. 想看,那就修改后发出来了,顺便提前祝归舟妈咪11月28日生日快乐!

【中太】中也你是不是缺点脑子?

港黑中*港黑宰

17岁的半大孩子们

梗来自我的梦

ooc警告

*****

太宰干部的办公室,所有经过的人都小心翼翼,屏气凝神,因为此时的太宰干部,心情属实不好,正处于低气压的状态。

“啊啊啊!好生气好生气!他中原中也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敷衍我!要不分手算了!”太宰治盯着手机屏幕在心里骂着。

太宰治——“中午一起吃饭。”

中原中也——“不吃,忙。”

太宰治——“哦,晚上下班送我回家。”

中原中也——“可能要加班。”

太宰治——“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多工作?”

中原中也——“……”

太宰治越想越气,突然灵光一现——中原中也不会有外遇了吧!?

想到这里,太宰治坐不住了,砰的一声拍桌而起,大步向外走去。

“太宰干部您去哪里?”文件还没批完呢!助理着急地问。

我去捉奸!当然太宰治没有这么说,只是丢了一句,“别跟着我,文件放那儿我回来批。”

中原中也办公室……

“所以,这就是你所谓的,中也在办公室?”太宰治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脸色越来越黑。

中也的助理有苦难言,他明明记得中也在办公室啊……

“哼!”太宰治转身离去,助理忙不迭地跟上,还不忘记把门带好。

窗外凭借异能大字贴墙的中也听着屋里动静,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用异能开窗,飞了进来,落地后操控着身边跟他飞的包裹落到桌子上,放稳后第一时间冲过去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确认无碍才放下心,这可是恋爱一周年纪念物,千万不能弄坏了。

“所以这就是你这几天躲着我的原因?”门突然打开,太宰拿着手机,盯着里面的监控画面走了进来。

“太宰?”中也慌乱地想二次跳窗。

“我看到了。”太宰治随手从墙边花瓶摆件里拿出一个针孔摄像头,递给了中也,这是他刚刚进来时安置的,接着翻了翻桌上中也要藏起来的那些东西,“所以,你躲着我,就是为了做这个一周年恋爱手账?对吗?”

“……”从太宰治说看到的时候,中也的脸色就越来越红了,堂堂黑手党预备干部,在这儿做这么小女生的东西,还被男朋友抓了包,他有点想用重力异能逃离地球了。

“笨蛋中也,怎么不叫我一起做,这是我们的恋爱啊。”

“太宰?”中也有点难以置信。

“啊啊!只是担心中也那糟糕的审美罢了!”

“哪里糟糕了!”

“这里的胶带好丑!”

“那你来!”

“我来就来!”

两个半大的少年,就在中也的办公室内,摸鱼做了一下午恋爱手账,可怜我们太宰干部的助理,终究没能等来干部回来批文件。

【中太】玛丽苏太宰

22岁庄园主中*16岁宝石病宰

玛丽苏双黑之太宰篇

痛定思痛决定写温暖故事

感恩每一次相遇

ooc警告

*****

“咣当——”

“发生什么事了。”紧急停下的马车让中也差点失去形象趴在马车底。

“老爷,马车碰了一个人。”

中也皱了眉,心里有些不耐,对于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庄园主的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但是作为贵族的礼仪,还是驱使他走下马车,来到那个穿着破烂的瘦弱少年面前,尽量让态度温和下来,“你没事吧。”

好痛,被马车撞倒的一瞬间,太宰治第一反应就是好痛,听到了有人在温柔地问话,意识朦胧的太宰治抬起了头,随即鼻尖一酸,眼睛熟悉的一痛,“啪嗒——”一颗黑宝石,从太宰治眼中掉落下来。

“……”眼睁睁看着面前少年掉落宝石泪的中也瞬间就知道他的身份——太宰家“不存在”的那个人。

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突然进军宝石业的太宰家,有一个“不存在”的人,这个人是家主的儿子,生来患有奇病,能将哭出来的眼泪化作宝石,而这个病也使得这个孩子纵使出身尊贵,却也变成了太宰家族致富的工具,连个少爷的名头都没有。

……

“太瘦弱了,明显营养不良。”

因为太阳石很受欢迎啊,所以他经常两天才能吃到一顿饭,就为了能够哭出更多优质的太阳石。

“他的眼睛有很多炎症,需要好好用药。”

毕竟哭出宝石很痛呀,但是不哭出足够的宝石就会挨打……

好像有什么在擦拭他的身体,好温暖……等等…!之前是谁在说话!

太宰治猛地惊醒过来,有些慌张地打探着周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非常奢华的房间里,那个他昏迷前看到的橘发贵族,正纡尊降贵地亲自为他擦拭身体。

“哟,你醒了,别乱动,你身上有很多伤。”中也挑了挑眉毛,将湿帕子放在温水里重新打湿。

太宰治捏紧了被子边缘,声音干涩地说,“先生,您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我主动哭出来的宝石品质会更好,我会给您最优质的宝石,只要您善待我几分,别让我落入……”太宰家的手中。

中也笑了笑,抬手钳住太宰治的下巴,“太宰先生,我要是想要你的宝石,应该怎么都能拿到吧,你这个交易,并不成立呢。”

太宰治的心提了起来,有些紧张地看着中也。

中也反而放下了手,开始给太宰治身上的伤口上药,“你有名字吗。”

太宰治警惕地看着中也的动作,却也没有抗拒,抿了抿唇,小声回答,“治,太宰治。”

中也看出了太宰治的紧张,也不再开口,上好药后,丢下一句“好好养伤”,便离开了房间。

太宰治在中也的庄园过得舒适极了,在这里,他不会饿肚子,不会挨打,不会经受精神折磨,也没有人强迫他哭出宝石,反而会受到好好的照顾,每天还有漂亮的衣服穿,柔软的床铺睡,还吃着调养身体的药膳。太宰治很疑惑,因为从小到大,他想要拥有什么,都得用更多的宝石去换才行,于是,他决定要去问问中也,究竟想从他这里获得什么。

中也看着带着不安来问他的太宰治,心里涌现出了一丝心疼——这是一个不懂得何为被爱的孩子:为了能让太宰治安心养伤,中也故意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啊,当然是让你养胖点,强壮点,眼睛好看点,这样才能给我产出优质宝石呀。”

太宰治心里安定了,哦,原来他也是为了我的宝石。

可惜太宰治的不安是被消除了,却开始考虑怎么逃跑了,毕竟他讨厌哭宝石的疼痛感,于是,太宰治决定逃走。

“……”太宰治坐在床边,低头看着中也,将最后一只垫着绒毛的皮铐,扣在了他的脚腕上,无意识地戴着同样手铐的手勾了勾脖子上的皮项圈。

“太紧了吗?”中也站起身,检查着太宰治脖子上的项圈。

“没……”太宰治放下手,开始把玩手铐中间的锁链。

“不许逃。”中也用一根长到足够太宰治在这个房间活动的锁链将项圈固定在床头的墙上,锁好,“晚餐会有人给你送过来。”

太宰治没有理会中也,丝毫不在意地将堆到床上的锁链推到地上,闲适地躺在了床上,他看得很开,从有记忆起他就被囚禁着,还时常被虐待,现在这里有吃有穿,还有舒服的床睡,还有更大的活动空间,中也又没强迫他哭宝石,比起之前可好太多了,啊……只希望中也,对于宝石的需求量不要太大吧,哭宝石,真得很痛呀……

……

然而一直到太宰治17岁生日都过了,他也未曾被要求哭过一颗宝石。

“中也,你到底什么时候要我的宝石。”中原中也的花园中,中也靠坐在树荫下看书,而手脚依旧戴着皮铐的太宰治,正枕着中也的大腿,不住地往嘴里塞着葡萄。

“等我需要的时候。”中也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太宰治的头发。

“啧。”太宰治不满地撇了撇嘴,中也用这话糊弄他一年多了,从说等他养好伤,到后来说等他身体养壮一点,又到现在说等他需要的时候,太宰治有点不高兴地翻了个身,伴随着一阵锁链哗啦的声音把脸埋进了中也的小腹中。

“嗯?”中也视线从书本上移开,看向这个似乎在跟他闹脾气的宝贝,“这不是你昨天还喜欢的葡萄吗?”

“不喜欢了!”太宰治声音有些闷闷的,说话的热气透过中也的衬衫,打在了中也的小腹上,让中也小腹忍不住紧了紧。

中也赶紧把人捞出来,抱怀里哄,“怎么不高兴了?想要什么跟我说?”

太宰治跟条鱼一样,从中也怀里滑出来,继续不高兴地把头埋进中也的小腹,或许他以前是觉得给中也哭宝石是一种交易,但是现在,中也对他太好了,他是真的想为中也做点什么,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宝石算是有点用。

中也好脾气地安抚着太宰治,思索着,太宰治每天不是被锁在房间,就是被困在他的身边,是不是太无聊了,要不,给太宰治找点事情做。

……

阳光明媚的午后,中原中也端着一盘草莓,悄声走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中,一位身材瘦削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子,正在对着账本不断书写着什么,男子手上扣着的皮铐,也完全没有影响他书写的速度,而他,正是已经被囚禁在中原中也庄园内两年了的太宰治。

“太宰……休息一下吧。”中也将草莓放在了太宰治的桌上。

“等我算完这本账的……”太宰治头也没抬地回应着,“中也的下属好笨,一年了,还拿这种假账应付人。”

“是吗,回头就把他换掉。”中也一边拿起一颗草莓投喂太宰治,一边弯腰看着太宰治的账本。

太宰治嗷呜一口吃掉中也手中冰凉甜蜜的草莓,一边含糊不清地抱怨着,“而且中也也是,这么简单的漏洞,居然放任了10年,好笨哦中也,唔……草莓还要。”

“嗯,所以需要太宰来管账嘛,我们太宰治真棒。”中也丝毫没有生气,这么生机勃勃的太宰治他乐意宠着,何况他的太宰治真的很聪明,自从他管账后,庄园的收益都上升了不少,笑着又拿起一颗草莓投喂太宰治。

半小时后,大半草莓都喂完了的太宰治,终于放下了笔,耍赖往中也身上蹭,“中也~~好累哦~”

“嗯~辛苦了我们的小管家。”中也将人抱起来,放到一边用于临时休息的床上,给人按摩肩颈。

太宰治发出猫一样的舒服声音,还抖了抖手铐上的锁链,“中也~这副铐锁旧了,给我换个新的好嘛。”

“好。”其实早在一年前,太宰治手上的铐锁就形同虚设了,但是太宰治,似乎把这个当做了归属于中也的象征,不愿意摘下。

“还要黑色的,不过要刻上中也的印。”

中也的手顿了顿,一个念头又冒了出来,随后又被他压了下去,还不是时候,他的太宰治,还太小。

“中也,想对我做什么就做吧,不必压抑自己,我本来就属于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身躺过来的太宰治,正盯着中也的眼睛,认真说着。

他的宝贝,似乎有些过于聪慧了,中也叹了口气,将人搂进怀里,“别乱说话,你还小。”才18岁。

“我不小了,我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过了成人礼了,还是说,中也自认老了?”太宰治扯着中也的领巾,挑衅着。

“……”中也挑了挑眉,他感觉似乎把他的宝贝养的过于活泼了点,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事情确实可以提上日程了。

……

“唉……”依旧是那间堆满了账本的房间,太宰治有些无聊地坐在窗台上叹气,自从那天过去,他的中也已经3天没来看他了。

“怎么了太宰?”中也抱着一个大盒子,走了进来。

“在想我是不是色衰爱弛了,中也居然让我无聊这么久。”太宰治撇了中也一眼,作出不高兴的样子看向窗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中也快来哄我的信息。

“抱歉抱歉,是我错了,快来看看这个,喜不喜欢。”中也把盒子放在了桌上。

“哼~”伴随着一阵锁铐碰撞声,太宰治从窗台上跳下来,摆着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过来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套漂亮的白西装。

“这是……”太宰治有些迷茫。

“我们订婚宴上的礼服。”

“订婚……我们?”

“嗯,不喜欢吗?”中也摸了摸太宰治的头,感叹他这两年养得不错,宝贝身高窜得比他都略高一点了。

“喜欢……”太宰治抱着礼服,略低了低头,在中也掌心蹭了蹭。

半个月后……

太宰治的小房间,太宰治正坐在窗台上,就着月光欣赏手上的订婚戒指,愉快地晃着双腿。因为订婚后的安全感,他已经允许中也将双脚上的镣铐褪去。

“唔……好期待婚礼呀,婚礼的戒指一定会更加好看~”而他,也会彻底属于中也。

不再是“不存在”的人……

不再是逃亡者……

*****

彩蛋是婚后小日常

【中太】中原干部,请遵纪守法

港黑中*武侦宰

25岁的双黑

ooc警告

*****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太宰闭嘴,吵死了。”

“哎呀~中也我们才订婚,就已经踏进爱情坟墓了嘛,呜呜呜~我好可怜~”

“太宰你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

中原中也盯着屏幕那边装疯卖傻的太宰治,气得咬牙切齿,却又不舍得挂断视频电话,因为那该死的防控措施,他们已经三个月没能见面了,而他们的婚礼,也只能一拖再拖。

“中也,长岛解封了吧。”太宰治手托着下巴,看着屏幕里的中也,他好想见他的中也。

“啊,是的,我已经定了回去的机票了。”中也声音柔和了下来,开始幻想着回到横滨后,他们的婚礼要提上日程,而婚后要怎么度过蜜月期……

……

而这一切,都在他与太宰治见面的3个小时后,化作了泡沫。

“中原先生,请配合防疫措施。”太宰治家中,中原中也懵逼地看着面前的大白。

“落地核酸,隔离7天,每天一检,中原中也先生,请配合防疫措施。”大白严肃地看着面前的橘发先生,“还有这位太宰先生,即日起,请居家隔离7日,每天会有人上门做核酸。”

“我?”看热闹的太宰治懵逼了。

“对,长岛来横滨要隔离7天,你们没有看最新防疫政策吗?”

中也寻思,他还真没看,只想着抱老婆了,一下飞机就飞过来了。

太宰治寻思,他也真没看,只想着解封就万事大吉了……

“中原先生,请遵纪守法,跟我们走吧。”

次日,某中原男子不配合防疫工作,处罚4000日元罚款,及五日行政拘留的通报,上了横滨头条。

拘留所内……

“中原先生,做核酸了。”

*****

梗源于我和@萧祁子 的好友十周年

我写了我写了!别催了别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