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薇

基友萧祁祁,主嗑文野中太

【中太】“邪物”与真神

“邪物”中*圣子宰

神幻pa

ooc警告

*****

“是邪物吧?”

“肯定是邪物!神的预言就是他。”

“他会毁掉世界的!”

“杀了他!”

“驱逐他!”

小镇中的人们,聚集在一位产妇家中,满脸嫌恶地看着被放置在桌上的小小婴儿,就连刚生产的母亲,看着那个孩子都是嫌弃。

“真是可悲……”一位穿着镶者金边的白袍少年,踏进了这间屋子,少年仿佛是光的化身,他的到来,让昏暗血腥的房间,都明亮了许多。

“圣子殿下!”

“圣子殿下!您怎么来了!这里污秽……”

是的,少年就是神殿洁白之塔的圣子,神的人间代行者,神为他命名——太宰治,面对向他跪下,致以最为尊敬的礼节的信众,太宰治并没有多理会,只是径直走向哭泣不止婴儿,不顾他身上未被擦净的血虚,将他抱起,“真是可怜。”

“圣子殿下!”众人看到那洁白的圣袍被污秽的血染脏,恐慌至极,只想立刻把他不洁的婴儿处以死刑。

“神为你赐名——中原中也。”太宰治不急不缓的声音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信众的怒火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阵说不清的迷茫,神的赐名,代表着,这个孩子得到了认同,可是,神不是说,他是会毁灭世界的邪物吗?

……

16年过去了,当年被众人嫌弃的婴儿,已经长大,这16年间,中原中也从来没有踏出过神殿,一直都紧紧跟随在养父身边。

“父亲~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讨厌我啊。”阳光明媚的午后,中也贴在靠在树下看书的太宰治身边,有些苦恼地问着。

“为什么这么说。”

“今天温丝来神殿祈祷,临走时她的蝴蝶结掉了,我帮她捡起来后,她却尖叫着将蝴蝶结丢掉了,说什么触碰了污秽的东西不能要……”16年来,中也被太宰治养得温柔又善良,深爱着那些信众,此时收到所爱之人的恶意,只觉得难受极了。

太宰治眼中闪过一丝讽刺,冷漠地说,“不过是愚民对神造之物的畏惧罢了,”紧接着语气又变得温柔起来,“听着,中也,你是神的造物,而神,深爱着你。”

“嗯,我知道,神是平等爱着每一个人的。”中也依靠在太宰治身上,笑得毫无阴霾。

太宰治摸着中也的头,没有说话,神或许是平等爱着每一个人的,但是如今的“神”?笑话!

中也这份温柔,注定无法长久保留,仅仅不到半年,就被残忍地撕碎了。

这一年的小镇天灾不断,收成很差,小镇的信众们聚集在一起讨论了几个夜晚,最终认定,这是来自神的愤怒——愤怒于无能的他们让邪物活了这么久!

于是愚蠢的信众们崛起了,举着武器冲进了他们一直敬畏着的神殿,打倒了所有试图阻止他们的神职人员,鲜血染红了洁白之塔金光璀璨的神像,更显悲悯,拼命想要保护中也的圣子被愚民羁押,挣扎着想要拯救养父的中也被绑在了火刑架上。

“……伟大的神明啊,今将罪人……”

暴徒的领队人吟唱着告罪书,但是中也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很痛苦,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用心爱的人们要这么对他,他不知道为什么爱他的人要被这么粗暴对待,他的养父是那么温柔,应当被好好呵护才对,而不是被这么粗暴的关押起来,养父身体又不好,怎么能承受得住那沉重枷锁的磋磨。

“呵呵……呵呵呵……”

“圣子殿下,您在笑什么?”神殿的钟塔上,被暴徒关押在这里,强迫观看中也受刑的太宰治,突然笑了起来。

“我在笑你们的愚蠢。”太宰治圣洁的白袍染了灰烬,金线织就的花纹也被剐蹭出了破损,以往被精心照料的发丝也因受到粗暴对待显得凌乱不少,神圣的光芒似乎正在从他身上褪去,那隐藏在光芒之下的冷漠,逐渐显露出来。

“……”暴徒有些惊讶于圣子的变化,却固执的坚持这是邪物造成的,“圣子殿下是被这邪物蒙蔽了双眼!只要将他除去!圣子殿下就会恢复贤明!”

“哈……”映着逐渐燃烧的火光,太宰治的笑声充满了嘲讽,“愚民果然就是愚民……哈哈……无法拯救的愚蠢啊……”

刑台上,火越燃越大,舔舐着肌肤,带来持续不断的剧痛,但是中也依然面无表情,因为他内心的痛远大于此。

“我真的……是邪物吗?”不然,为什么会给养父带了这么大的麻烦,中也开始了自我怀疑,而这时,他感到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似乎准备突破灵魂,取代他。

“将身体交给我……你就可以远离这种痛苦。”

“不要……父亲不喜欢你。”

“你不想拯救你的父亲吗?”

“可是……”

“他正在被愚民折磨,他正蜷缩着身体,承受着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好……救救他……”

愚民所恐惧之物,终于被愚民们亲手释放了出来。

“那是什么!”

一阵风自刑台而生,夹杂着火焰向上螺旋升腾,随着一声巨响炸裂,挣脱束缚的中原中也走了出来,金色的瞳孔翻滚着毁灭一切的欲望,而原本吞噬着他的火焰向着四周摇曳散开,安静地表达着臣服的意味。

“是邪物!真的是邪物!”

“我就说!早该杀死他!”

“快逃啊!”

愚民们惊恐地逃窜,而醒来的“邪神”却没有急于虐杀生命,他冲进了关押圣子的钟塔,随手将欺辱圣子的愚民烧成灰,抬手劈断了禁锢圣子的锁链,单膝跪在了圣子面前,想触碰,又怕玷污了他。

“终究还是让你变成这样了啊……”太宰治叹口气,抬手抱住他,给予了他亲吻,“睡吧……孩子……”

“混蛋……谁是你的孩子……等我醒了,把你那伪善面具下的阴谋诡计……全告诉我!”在圣子的安抚下,中也内心那股想要毁灭一切的欲望逐渐平息,困倦地躺在了太宰治怀里睡着了。

“嗯,会告诉你的,我的孩子。”月光下,太宰治摸了摸中也的发丝,抬头冷漠地望着月光,勾起了残酷的笑容,“真神即将归位,鸠占鹊巢者,该消失了。”

*****

为了防止我写的太垃圾让人看不懂,进行一些解读,中也是真神转世,太宰治是他一直以来的人间代行者——圣子,但是在中也转世期间,一个二五仔占了中也的神躯,传播一堆有的没的教义,还给中也套了个邪物的名号,太宰治什么都知道,但是中也的神魂没醒来,他身为凡人搞不过那个二五仔,就一直忍着,直到中也的神魂醒了,他就干净利落地不装了,准备爆锤二五仔了。

评论(14)

热度(10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