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薇

基友萧祁祁,主嗑文野中太

【中太】区区牙疼!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牙疼宰

ooc警告

*****

搭档不对劲!

这一天刚上班了三个小时,中原中也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太宰治有些不对劲,既没有早上在楼下见面就问候他长没长高,也没有跟门口的狗吵架,部下给他买的咖啡他喝了一口就不再喝了,开会的时候不点到他就不说话,连有人嘲讽他和自己年龄小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回怼过去……啊,太多了,总之,太宰治太反常了!

左思右想的中也,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太宰治,毕竟那个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样子,“我就是去看看他是不是在寻死,免得他一死了之,再把所有工作都推给自己!”找到理由说服了自己的中也,开始在港黑找“猫”。

天台的栏杆上,没有;

茶室的桌子下,没有:

储物间的角落,没有;

休息室的沙发,没有:

太宰治哪里去了……中也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下,回到了他跟太宰治的办公室,打开衣柜,果然看到了里面把头埋在腿间,蜷缩成一团的太宰治。

“太宰?”中也伸手推了推宰宰团,太宰治却蜷缩得更紧了。

“太宰……有哪里不舒服吗?”对于疑似生病了的搭档,习惯了照顾人的中也耐心十足,把人从柜子里抱出来,放到沙发上,一点一点地解着宰宰团。

“呜……”被解开了的宰宰团小声呜咽了一下,随手用衣服蒙住了头。

然而,虽然太宰治的速度很快,中也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太宰,右边微肿的脸。

“!!!怎么回事!”中也脸色变了变,迅速扯开太宰治的衣服,捧着他的脸检查起来,难道有谁趁他不在欺负了他的搭档吗?

“轻点……中也……疼……”太宰治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牙疼……”

“……”中也哽住,轻声哄着,“乖,张嘴,让我看看。”

“啊……”太宰治乖乖张开了嘴,感受着中也伸手轻轻试探着他那颗发黑了的牙齿,疼得一整个激灵,下意识咬了下去,“啊!”

“嘶……你是炸毛的猫吗?”中也眼疾手快地收回手,拯救了自己的手指。

“……”太宰治瞪着中也不说话。

“哟~这么怕疼,怎么不尽早去看呢,不知道越拖越痛吗?”

“区区牙疼……”太宰治倔强地想表现自己一点也不在乎,就看到中也掏出了自己的蟹肉罐头,“!!!”

“反正你牙疼,吃不了不是嘛?”中也笑着拆开了蟹肉罐头,挖出一块儿蟹肉吃下肚中。

“呃唔!我也能吃!”太宰治刚张大嘴,想要去咬蟹肉罐头,就疼得捂住了脸颊。 

这幅场景可难得,中也乐滋滋地一边欣赏着搭档红了眼圈的样子,一边美美地吃了一罐太宰治最心爱的蟹肉罐头,才心情颇好地把搭档押进了港黑旗下医院的牙科门诊。

“不要!不要!我绝对不要!”

牙科专家门诊部,被唤来问诊的大夫,奇异地看着面前两个少年,一个拼命把人往里拽,另一个拼命扒着门说什么也不肯进的样子。

“你他妈!给我滚进来!看牙!”被人当猴看戏的中也火大急了,爆发性地用太宰治身上绷带,将人绑好按在了牙科躺椅上,有礼貌地向着医生打了个招呼,“抱歉,先生,耽搁您时间了,可以开始了。”

两个小时后,处理好牙齿的太宰治,委屈巴巴,不理中也,给森鸥外发了个请假信径直叫车回了家。

3个小时后,下班回家的中也,一脸懵逼地发现,他跟太宰治共住的家,门锁换锁了。

评论(18)

热度(316)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