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薇

基友萧祁祁,主嗑文野中太

哇哦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盛开


希望与现实相互交缠


白鸽衔来枝条


玫瑰攀墙而上


书页开始翻动


亿万时间线在此交汇


唱吧,在这孤独的岛上


跳吧,为了洪荒的美丽


星辰野草,造访无边的土地


人类孤岛,盘旋在银河尽头


告别沉寂的土地


举杯,为了此刻永恒


参加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幽洛 

@沈易木渝_syimuyu 

@任洛希 

@白募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游 

@木子青柠(弃疗中) 

@棠溪 

@烨相 

@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开学死亡版) 

@花崎海 

@七月流火 

@出门好麻烦啊 

@春日青 



彩蛋

@妄自菲薄. 

@山晴 

@琰 


特别感谢文案@AKA 现杀(误) — 樱溪  


2.14敬请期待

宣个宰右文手训练营的群

作为宰右人,你一定也有以下梦想!

发出一篇文章,刷新之后:满篇红心蓝手评论赞赏!

同人圈内争执,骄傲说出:同人就要用优质粮打仗!

回顾自己粮仓,自豪表示:不愧是我,写得就是棒!

那就来宰右发电站!加入我们的文手训练营!共同提高自己!

📣我们的口号是:提升文笔,为宰右发光发热!


训练营的规则如下:

1.每月一号训练营会出新命题,命题在群公告,想要做题的人可以随时找群主报名,并于当月完成题目,发文稿至群内。

2.训练营的所有题目都由群友提供,每月都会同步收集下个月的出题题目。

3.群友随时可以传文到群,让大家共同提供修改意见。

❗字数最低300字,上不封顶,诗歌可以例外。

❗可以夸夸,但是夸夸必须同步一条修改意见。

❗对事不对人,禁止人身攻击。

♥如果因为修改意见而难过的话,可以来小薇薇这里,收获小薇薇的安慰一份。 

❤️如果三次元特别忙,至少两个月无法参加的话,可以在群内请假。

翻了翻元气赏,考虑抽一个。

打开了文豪野犬,皱眉。

再看看,继续皱眉。

又看两眼,被丑到退出。

省钱了,不错。

写给我爱的每一个宝贝们

在开头,我先非常抱歉地说一声,因为外公即将前往另一个世界,所以包括元宵节,未来至少一周,甚至十天,我都会停更,还有答应群内小伙伴们的汉服照也没有了。

我的语言会有一些混乱,因为我现在也有一点混乱,但是要说毫无准备与惊慌,那是没有的,因为这是早就有所预料的结果。

只能感叹一句,世事本无常,生死安天命。

……

伤心,是有的,只是更多的遗憾,为什么过年去看他的时候,明明知道很可能是最后一次陪伴,却没有与他多说两句话。

【中太】中也原来你有心上人啊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的少年们

ooc警告

*****

这是一个阳光甚好的下午,也是中也难得没有什么工作的下午。按照中也平日习惯来说,这个时候的他不是在外面飙车玩耍,就是在开开心心打游戏,反正绝对不是自闭地缩在办公室的小隔间工位里,蜷成团一边淌眼泪一边擤鼻涕!

“妈的……”中也又擤了一团鼻涕,已经被迫哭了两个多小时的他放弃了对于今天吃了什么过敏物的思考,(尽管他记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过敏源。)转而开始搜索如何止住泪流不止的症状。

“哟~中也在这里呀!”隔间上方探出来了一个毛绒绒地脑袋,一边脸上还缠着雪白的绷带。

“太宰治呜……我现在呜……没心情跟你吵架!”中也一边控制不住抽噎一边恶狠狠地怼着。

“原来这个药真有效啊……”太宰治趴在隔板上,将胳膊交叉垫着下巴,发出惊叹声。

中也翻找搜索页的动作停止了,“是你干的!”又急促呼吸两下喘了喘气,“混蛋太宰你!你找死!”

太宰治看戏一样欣赏着中也这幅哭得喘不上气还非要骂他的“可怜”样,慢悠悠地解释着,“这个药说是如果有暗恋的心上人,就会哭个不停,中也你有心上人啊!”

中也停顿了一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站起身来,“滚你妈的!解药拿来!”

“解药?没有解药,不过对心上人告白就可以解除哦~”太宰治笑得满脸可爱,当然,在中也看来,是满脸都写着恶劣的坏主意。

“太宰治!我今天就!弄死你!”

“嗯?中也你是哭缺氧了?还是害羞了!怎么脸这么红?”太宰治略微停顿了一下,仿佛发现了什么一样,“难道说——中也的心上人是……?”

“闭嘴!咳咳咳……”中也又急又气,不防被空气呛得一阵猛咳。

“哇哦,我可什么都没说。”太宰治双手捂住嘴,瞪大了眼睛,一副无辜样。

“……”

“嗯?中也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哦,对方没听见可不算数哦~”

“我说我喜欢你!行了吧!混蛋青花鱼!”中也羞得像太宰治最爱的熟螃蟹,一路红到了脖子。

“哇哦~咔嚓——”太宰治抬手按下了手机拍摄键,这么精彩的画面当然要永久保留了!

*****

第二天上午,某个郊区的隐蔽角落,一位蒙面女人收到了一条消息,“药物效果很好,非常感谢。下次有什么新品别忘了推荐,最好是那种能让大象都无力躺倒,任我施为的!”

【中太】言听计从

干部中*首领宰

言听计从不是来自女巫的诅咒,而是你我之间独一无二的感情脉络

ooc警告

*****

这是一个阳光甚好的休息日,而太宰治却依旧在家中书房勤勤恳恳地批复着文件,许是伏案时间有些久了,他略显疲乏地直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肩颈,忽然余光扫到在一边跪着的中也,想起从早上起, 他便跪到这里,也有几个小时了,便伸手招呼道,“中也,过来吻我。”

中也没有吭声,膝行过来吻上太宰治伸出的指尖,唇停留在太宰治的手背上,抬眼看了眼太宰治的表情,抬手握住太宰治的那只手,将它翻了个面,双唇摩挲着挪移,一路吻到了太宰治的手腕。

太宰治仿佛被烫到了一般,浑身哆嗦了一下收回了手腕,冷笑着,“中也可真是一只听话的好狗。”

中也没有反驳,即使想反驳他也有心无力,因为太宰治还没有解除他禁言的命令,而他,无法反驳太宰治的任何命令。

……

说起来,两个人的畸形关系始于15岁,他们一个是港黑首领森鸥外从小培养的继承人,一个是森鸥外新挖掘出来闪闪发光的钻石。

同样都是优秀充满个性的人,又正逢少年意气风发的年龄,必然是相互看不惯对方的,纵使他们默契无双。

按森鸥外的计划,两个人会在成长过程中相互打磨,直到最后,一个成为港黑新任首领,一个成为首领最强的辅佐者。但是意外,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在一次围剿叛逃异能者的任务中,中也在击杀叛逃者的瞬间,不慎中了敌方异能——“女巫的诅咒”。

“中也。”目睹一切的太宰治走了过来。

“别跟我说话!”中也死死地盯着地上的烂泥,几秒前,她还是一位战力不菲的美女。

“中也,看向我,你知道这是最优解。”

中也沉默了,女巫的诅咒效果是,对中异能后所见第一人,言听计从。但是中也明白,太宰治所说没错,于是他缓缓转过身,看向了太宰治,这一眼,注定了余生纠缠不开的孽缘。

后来确如太宰治的预料,当森鸥外知道这件事后,对中也更加放心了,毕竟,锋利的剑易寻,永不背主的利刃难得。

就这样,太宰治18岁那年,森鸥外在确认太宰治能独自掌握港黑后,选择了退位,而太宰治上任后的第一道命令,是将中也提拔为最高干部,陪伴首领左右。

被迫对太宰治言听计从,对中也而言是愤怒又屈辱的,两人本就相互讨厌,太宰治得到了中也的控制权,自然是选择变本加厉地压榨中也了。

但是随着岁月增长,两个人了解逐步加深,中也对太宰治的厌恶掺杂了很多其他的内容,而太宰治对中也下达的指令也越来越奇怪。

……

“中也,脱掉衣服。”

港口黑手党顶层办公室,正在批阅文件的太宰治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下达了指令。

而本恪尽职守站在太宰治身后的中也,面无表情,沉默地脱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了太宰治身边。

“中也,抱住我,亲吻我。”太宰治将办公椅推后一点,向着中也下达了另一条指令。

中也同样沉默着,单膝跪在太宰治的办公椅上,抱住太宰治,从脖颈处一路向上触吻,直至唇与唇相依,方才加深这一吻,而中也的手也一路上移,捻住太宰治的一只耳垂,将它揉捏泛红;随后,在感到太宰治要喘不上气的时候,中也放过了太宰治的双唇,噙住了太宰治的另一只耳垂,舌尖在上面轻轻扫动。

太宰治仿佛触电一样,浑身一颤,“中也!停下!”

中也顿了顿,从太宰治身上爬了下来,看着太宰治一溜烟跑进休息室,眼中神色深了深,他没有感觉错,刚刚太宰治对自己下得命令,约束力小了许多,不过还需要验证,一次就好。也许……他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呢。

中也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一天,午休时间,中也刚在休息室内准备好床铺,就被靠门站着的太宰治叫住了,“中也,脱下衣服,躺下。”

“怎么,BOSS这是需要我陪睡吗?”中也依言平躺在床上。

“中也的职责就是陪在我的左右,忘记了吗?现在,取悦我,中也。”太宰治的手落在了中也的身上。

“自不敢忘,谨遵吩咐,BOSS。”中也抱住了太宰治,轻车熟路地落在了这些日子发掘的密码上。

太宰治很快就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从中也身上逃走,向休息室外走去,“停下,中也。”

中也笑了出来,一把将太宰治拉回来压在身下,“最高干部的职责是陪伴首领左右,BOSS,现在是休息时间,您要去哪里?”他彻底确定了,当太宰治动情,诅咒的效果就会暂时消失。

“中也,我的命令你没听到吗!”

“我正在执行您的命令啊,BOSS。”首领的衬衫扣子被一粒粒解开,两人终于彻底坦诚相见,这一天,一直到日头西落,首领的办公椅也没等到他的主人回来。

这天之后,中也都感觉空气新鲜了许多,生活快乐不少,虽然依旧被太宰治压榨,但是他却找到了报复的方法。

……

当然,两个人都是有分寸的,不会闹得太狠,影响到正事。直到昨晚,中也一时没把控住,将太宰治弄疼了也没停,害得太宰治今早一时没起来,差点耽搁了与合作方的电话会议,才被太宰治从早上罚跪到了现在。

书房内……

“嗯……”中也依旧跪在太宰治面前,而太宰治却已经不是那正襟危坐地模样,脆弱之处被他人掌控,娇嫩的花朵被同样柔软之物撬开,让太宰治忍不住发出了声音,“中也,你……”

“亲吻,不是太宰下得命令吗?还是说,太宰已经不满足于亲吻了?”

“……我看不满足于亲吻的是中也吧。”太宰治恶劣地用足尖踩了踩中也鼓胀之处。

“那是自然,迫不及待想看太宰哭出来了。”

“啧,抱我,中也。”

“遵命。”

“还有,如果还敢弄痛我,今晚你就跪一夜!”

“好~”不弄痛,弄哭总没关系吧。

回沈阳了,躺平,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容我先睡一觉。


【中太】红酒🚗

是中太游戏实况

来自群内点梗口嗨

*****

夜晚,港口黑手党干部别墅内,伴随着昏暗灯光,上演着一出好戏。

“太宰,你知道吗?虽然红酒的保存温度是16度,但是饮用前加热比较好呢。”中也从一旁的推车中,拿过一瓶红酒,用开瓶器打开橡木塞,嗅闻着酒香,微笑着。

“来自意大利皮埃蒙特的赤霞珠,14点3度的干红,中也真是舍得啊。”

全文1000+,置顶见入口

记录我今天心头中箭时刻

【中太】太宰治你给我退退退!

ooc短打

内含ooc太宰治预警!

超级ooc警告!

*****

“这是哪里……”中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长着太宰治脸的女人,摇曳生姿,歪斜着身子向他倒来。

“王爷~~~抱~~”

“砰——!”中也下意识地抬脚将这个“妖怪”踹飞,“你是谁!”

“啊~~~”女人倒在地上,哭得那叫个梨花带雨,“王爷~~我是您新纳的侧妃,太宰治啊,呜呜呜……您说过您只爱我一个人的~~”

太宰治???中也人都麻了,尼玛的你说这个粉涂了3层厚的女人是太宰治?

“呵……”一阵冷笑声响起,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正妃服饰,自带威严的女人走了进来,“王爷可真是喜新厌旧,怎么,这人没得到的时候是白月光,给您纳进府里了,就是白米粒了?”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如果不是顶着太宰治的脸就好了,中也捂着脸,非常痛苦地想着。

“父王!父王你又欺负母妃了!父王你是大坏蛋!”一位小姑娘从王妃背后窜了出来,攥着粉嫩的小拳头,捶打着中也的腿。毫不意外,小姑娘也长着太宰治的脸。

“治儿,回来。”

哦,名字叫治,估计全名还叫太宰治。

中原中也已经没有余力去想为什么他的女儿不跟他的姓了,因为不断涌入房间的丫鬟,嬷嬷,小妾,甚至他的母妃,全长着太宰治的脸!

……

昏暗的病房中,中原中也从梦中惊醒了……

“喔,中也,你醒了。”病床边趴着的太宰治揉了揉眼睛,随手按开了床头灯,“好没用的中也,居然被炸弹炸晕了……嗯?你躲那么远干嘛?”

已经在梦里看了太多太宰治的中也,潜意识地缩到了病床最远的角落,“你……你离我远点!等等!回来!”中也抬手摸了摸太宰治的胸口,松了一口气,“还好……是男人。”

太宰治狐疑地看了看中也,转身按下呼叫铃,“医生,麻烦帮忙检查一下他的脑子,看看是不是被炸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