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薇

基友萧祁祁,主嗑文野,刀男,阴阳师

【中太】饭饭

猫猫中*猫猫宰

小动物短打文学

ooc警告

*****

众所周知,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有一只猫猫,名叫太宰治,缠着绷带,通体黑色,毛毛柔软又蓬松,十分惹人喜爱。

港口黑手党干部尾崎红叶也有一只猫猫,名叫中原中也,戴着帽子,通体橘色,毛毛同样是柔软又蓬松,个头比起太宰治小一些,但是却比太宰治更活泼一些。

两只猫猫的感情很好,港口黑手党的人们经常能看到它们你追我赶地在大楼里打闹,偶尔会给大家惹出一些无伤大雅的麻烦,但是猫猫们能有什么错呢,它们只是可爱的猫猫呀,谁会去生无辜猫猫们的气呢。

……

最近,横滨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为了大家的安全,港口黑手党取消了食堂堂食制度,又购置了一批送餐机器人,将大家的午餐送到办公室里。

“BOSS的餐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0217号机器人,正在设置送餐程序!”

“好!”

……

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厨房角落,两只猫猫正头抵着头小声嘀咕着。

“听到没,是0217号机器人。”

“就是那台!”

“好,就现在,冲!”

“冲!”

机器人程序设置完毕,餐架的盖子缓缓合上,谁也没有注意到,里面有两只偷溜进去的猫猫。

……

10分钟后,森鸥外的办公室门外。

“……您好,您的餐食已到,请尽快取餐哦……”

“饭饭!林太郎!饭饭!”

“好。”森鸥外走到门外,打开了机器人的餐架盖子,随后呆滞住了,里面没有他的饭饭,只有两只吃得肚子溜圆的猫猫,正肚皮朝上打着嗝,

“???”我的饭呢!森鸥外,陷入了人生怀疑中。

次日,食堂门口贴了个告示:此处禁止猫科进入。

中也猫看到这个告示,思索片刻,在太宰猫诡异的视线中张口:“汪!”

【中太】区区牙疼!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牙疼宰

ooc警告

*****

搭档不对劲!

这一天刚上班了三个小时,中原中也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太宰治有些不对劲,既没有早上在楼下见面就问候他长没长高,也没有跟门口的狗吵架,部下给他买的咖啡他喝了一口就不再喝了,开会的时候不点到他就不说话,连有人嘲讽他和自己年龄小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回怼过去……啊,太多了,总之,太宰治太反常了!

左思右想的中也,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太宰治,毕竟那个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样子,“我就是去看看他是不是在寻死,免得他一死了之,再把所有工作都推给自己!”找到理由说服了自己的中也,开始在港黑找“猫”。

天台的栏杆上,没有;

茶室的桌子下,没有:

储物间的角落,没有;

休息室的沙发,没有:

太宰治哪里去了……中也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下,回到了他跟太宰治的办公室,打开衣柜,果然看到了里面把头埋在腿间,蜷缩成一团的太宰治。

“太宰?”中也伸手推了推宰宰团,太宰治却蜷缩得更紧了。

“太宰……有哪里不舒服吗?”对于疑似生病了的搭档,习惯了照顾人的中也耐心十足,把人从柜子里抱出来,放到沙发上,一点一点地解着宰宰团。

“呜……”被解开了的宰宰团小声呜咽了一下,随手用衣服蒙住了头。

然而,虽然太宰治的速度很快,中也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太宰,右边微肿的脸。

“!!!怎么回事!”中也脸色变了变,迅速扯开太宰治的衣服,捧着他的脸检查起来,难道有谁趁他不在欺负了他的搭档吗?

“轻点……中也……疼……”太宰治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牙疼……”

“……”中也哽住,轻声哄着,“乖,张嘴,让我看看。”

“啊……”太宰治乖乖张开了嘴,感受着中也伸手轻轻试探着他那颗发黑了的牙齿,疼得一整个激灵,下意识咬了下去,“啊!”

“嘶……你是炸毛的猫吗?”中也眼疾手快地收回手,拯救了自己的手指。

“……”太宰治瞪着中也不说话。

“哟~这么怕疼,怎么不尽早去看呢,不知道越拖越痛吗?”

“区区牙疼……”太宰治倔强地想表现自己一点也不在乎,就看到中也掏出了自己的蟹肉罐头,“!!!”

“反正你牙疼,吃不了不是嘛?”中也笑着拆开了蟹肉罐头,挖出一块儿蟹肉吃下肚中。

“呃唔!我也能吃!”太宰治刚张大嘴,想要去咬蟹肉罐头,就疼得捂住了脸颊。 

这幅场景可难得,中也乐滋滋地一边欣赏着搭档红了眼圈的样子,一边美美地吃了一罐太宰治最心爱的蟹肉罐头,才心情颇好地把搭档押进了港黑旗下医院的牙科门诊。

“不要!不要!我绝对不要!”

牙科专家门诊部,被唤来问诊的大夫,奇异地看着面前两个少年,一个拼命把人往里拽,另一个拼命扒着门说什么也不肯进的样子。

“你他妈!给我滚进来!看牙!”被人当猴看戏的中也火大急了,爆发性地用太宰治身上绷带,将人绑好按在了牙科躺椅上,有礼貌地向着医生打了个招呼,“抱歉,先生,耽搁您时间了,可以开始了。”

两个小时后,处理好牙齿的太宰治,委屈巴巴,不理中也,给森鸥外发了个请假信径直叫车回了家。

3个小时后,下班回家的中也,一脸懵逼地发现,他跟太宰治共住的家,门锁换锁了。

感觉圈子里目前的竞争方式就是……

xx是真的!

你瞎说!xx才是真的!

这家好讨厌!我们去炸了她家tag!


真希望圈子里可以是这种竞争方式……

好气哦!对家太烦了!看我产粮卷死你们!

啊啊啊!她们家真的好讨厌啊!太太快产粮!卷死她们!

对家你们粮没有我们的香!你们家太太没我们家卷!


如此,应该可以,世界和平了吧……

【安详.jpg】

【中太】原来你是这样的太宰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纯情中也震碎三观的故事

ooc警告

*****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普普通通的阳光明媚,普普通通的与太宰治拌嘴,普普通通的处理着工作,这本该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他要在这儿看到这个东西……

中原中也心情复杂地看着搭档桌上那一对“耳坠”与“项链”,它们明显已经被拆包,被研究过的样子,让他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的搭档,居然会偷偷买女生饰品!

“中也,你在……”太宰治推门而入,结果就看到搭档站在自己桌前,拿着自己新买的“道具”,满脸谴责地看着自己。

“太宰……你……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太宰治也有点尴尬,刚刚走的匆忙,忘记了把这些东西收起来,谁知道就这么一会儿,就让中也发现了,能言善辩如他,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没想到,一贯说自己男人气的太宰治,居然会喜欢这些小女生的东西……”

“嗯?你说什么?”本来尴尬听着搭档数落的太宰治,突然发现,中也好像说的不太对劲?

“我说你居然会喜欢小女生的东西,还怕人发现似的偷摸买这些项链耳坠,跟你交往大半年我都没发现你还有着癖好,喂,太宰,你笑什么!”

太宰治勉强憋住笑,揽住中也脖子,满脸写着真诚,“没什么没什么,我错了我错了,你说得对。”

……

当天晚上,看着搭档在床上不穿衣服,在胸前装扮好“耳环”与“项链”诱惑自己的中也,又羞又恼地骂了出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太宰治!”

*****

太宰买的“耳坠”和“项链”大概长这个样子,那那两个是有配套耳钩当耳环戴的。



【中太】“邪物”与真神

“邪物”中*圣子宰

神幻pa

ooc警告

*****

“是邪物吧?”

“肯定是邪物!神的预言就是他。”

“他会毁掉世界的!”

“杀了他!”

“驱逐他!”

小镇中的人们,聚集在一位产妇家中,满脸嫌恶地看着被放置在桌上的小小婴儿,就连刚生产的母亲,看着那个孩子都是嫌弃。

“真是可悲……”一位穿着镶者金边的白袍少年,踏进了这间屋子,少年仿佛是光的化身,他的到来,让昏暗血腥的房间,都明亮了许多。

“圣子殿下!”

“圣子殿下!您怎么来了!这里污秽……”

是的,少年就是神殿洁白之塔的圣子,神的人间代行者,神为他命名——太宰治,面对向他跪下,致以最为尊敬的礼节的信众,太宰治并没有多理会,只是径直走向哭泣不止婴儿,不顾他身上未被擦净的血虚,将他抱起,“真是可怜。”

“圣子殿下!”众人看到那洁白的圣袍被污秽的血染脏,恐慌至极,只想立刻把他不洁的婴儿处以死刑。

“神为你赐名——中原中也。”太宰治不急不缓的声音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信众的怒火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阵说不清的迷茫,神的赐名,代表着,这个孩子得到了认同,可是,神不是说,他是会毁灭世界的邪物吗?

……

16年过去了,当年被众人嫌弃的婴儿,已经长大,这16年间,中原中也从来没有踏出过神殿,一直都紧紧跟随在养父身边。

“父亲~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讨厌我啊。”阳光明媚的午后,中也贴在靠在树下看书的太宰治身边,有些苦恼地问着。

“为什么这么说。”

“今天温丝来神殿祈祷,临走时她的蝴蝶结掉了,我帮她捡起来后,她却尖叫着将蝴蝶结丢掉了,说什么触碰了污秽的东西不能要……”16年来,中也被太宰治养得温柔又善良,深爱着那些信众,此时收到所爱之人的恶意,只觉得难受极了。

太宰治眼中闪过一丝讽刺,冷漠地说,“不过是愚民对神造之物的畏惧罢了,”紧接着语气又变得温柔起来,“听着,中也,你是神的造物,而神,深爱着你。”

“嗯,我知道,神是平等爱着每一个人的。”中也依靠在太宰治身上,笑得毫无阴霾。

太宰治摸着中也的头,没有说话,神或许是平等爱着每一个人的,但是如今的“神”?笑话!

中也这份温柔,注定无法长久保留,仅仅不到半年,就被残忍地撕碎了。

这一年的小镇天灾不断,收成很差,小镇的信众们聚集在一起讨论了几个夜晚,最终认定,这是来自神的愤怒——愤怒于无能的他们让邪物活了这么久!

于是愚蠢的信众们崛起了,举着武器冲进了他们一直敬畏着的神殿,打倒了所有试图阻止他们的神职人员,鲜血染红了洁白之塔金光璀璨的神像,更显悲悯,拼命想要保护中也的圣子被愚民羁押,挣扎着想要拯救养父的中也被绑在了火刑架上。

“……伟大的神明啊,今将罪人……”

暴徒的领队人吟唱着告罪书,但是中也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很痛苦,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用心爱的人们要这么对他,他不知道为什么爱他的人要被这么粗暴对待,他的养父是那么温柔,应当被好好呵护才对,而不是被这么粗暴的关押起来,养父身体又不好,怎么能承受得住那沉重枷锁的磋磨。

“呵呵……呵呵呵……”

“圣子殿下,您在笑什么?”神殿的钟塔上,被暴徒关押在这里,强迫观看中也受刑的太宰治,突然笑了起来。

“我在笑你们的愚蠢。”太宰治圣洁的白袍染了灰烬,金线织就的花纹也被剐蹭出了破损,以往被精心照料的发丝也因受到粗暴对待显得凌乱不少,神圣的光芒似乎正在从他身上褪去,那隐藏在光芒之下的冷漠,逐渐显露出来。

“……”暴徒有些惊讶于圣子的变化,却固执的坚持这是邪物造成的,“圣子殿下是被这邪物蒙蔽了双眼!只要将他除去!圣子殿下就会恢复贤明!”

“哈……”映着逐渐燃烧的火光,太宰治的笑声充满了嘲讽,“愚民果然就是愚民……哈哈……无法拯救的愚蠢啊……”

刑台上,火越燃越大,舔舐着肌肤,带来持续不断的剧痛,但是中也依然面无表情,因为他内心的痛远大于此。

“我真的……是邪物吗?”不然,为什么会给养父带了这么大的麻烦,中也开始了自我怀疑,而这时,他感到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似乎准备突破灵魂,取代他。

“将身体交给我……你就可以远离这种痛苦。”

“不要……父亲不喜欢你。”

“你不想拯救你的父亲吗?”

“可是……”

“他正在被愚民折磨,他正蜷缩着身体,承受着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好……救救他……”

愚民所恐惧之物,终于被愚民们亲手释放了出来。

“那是什么!”

一阵风自刑台而生,夹杂着火焰向上螺旋升腾,随着一声巨响炸裂,挣脱束缚的中原中也走了出来,金色的瞳孔翻滚着毁灭一切的欲望,而原本吞噬着他的火焰向着四周摇曳散开,安静地表达着臣服的意味。

“是邪物!真的是邪物!”

“我就说!早该杀死他!”

“快逃啊!”

愚民们惊恐地逃窜,而醒来的“邪神”却没有急于虐杀生命,他冲进了关押圣子的钟塔,随手将欺辱圣子的愚民烧成灰,抬手劈断了禁锢圣子的锁链,单膝跪在了圣子面前,想触碰,又怕玷污了他。

“终究还是让你变成这样了啊……”太宰治叹口气,抬手抱住他,给予了他亲吻,“睡吧……孩子……”

“混蛋……谁是你的孩子……等我醒了,把你那伪善面具下的阴谋诡计……全告诉我!”在圣子的安抚下,中也内心那股想要毁灭一切的欲望逐渐平息,困倦地躺在了太宰治怀里睡着了。

“嗯,会告诉你的,我的孩子。”月光下,太宰治摸了摸中也的发丝,抬头冷漠地望着月光,勾起了残酷的笑容,“真神即将归位,鸠占鹊巢者,该消失了。”

*****

为了防止我写的太垃圾让人看不懂,进行一些解读,中也是真神转世,太宰治是他一直以来的人间代行者——圣子,但是在中也转世期间,一个二五仔占了中也的神躯,传播一堆有的没的教义,还给中也套了个邪物的名号,太宰治什么都知道,但是中也的神魂没醒来,他身为凡人搞不过那个二五仔,就一直忍着,直到中也的神魂醒了,他就干净利落地不装了,准备爆锤二五仔了。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初宣


金色教堂内,管风琴按键轻轻敲击,风管轰鸣,圣洁美好宛如幻梦;
洁白广场上,小提琴弓弦微微交错,琴弦颤动,波澜起伏好似人生;
他们说,管风琴是我主呼唤世人的声音;
他们说,小提琴是凡人附庸风雅的俗心;
告诉我,那听聆颂歌的主是世间绝对的真理。
告诉我,我拨动琴弦的爱人是致于死地的毒物。
谁知神明也是肉身,救世主终将死于谎言。
孰敢保证祂的怜悯,不是塞壬的甜蜜歌声。
主的箴言,爱人的软语。
主的怜悯,爱人的注视。
叛逆,自愿放弃安息的资格。
握紧,与你一起奏一曲长歌。
若世人生来罪恶,我亲爱的主啊,我将如何被救赎?
我的主,请为我拉响一支奏鸣曲,我将奉为圣音,吟之永恒。
圣音永恒。

*****

正点时刻老师名单:

@小薇薇

 @五行缺钙 

 @「羲辞」 

 @湯媛Wendy 

 @雨尚溶川 

 @苏左006 

 @枫溪 

 @殁 

 @乱向 

 @七月流火 

 @plum-sparrow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水茉清湘 

 @七夜♢【雪豹码字】 

 @栗子没有黎 

 @颍童 

 @易和 

 @天上星岚L 

 @大黑猫yyds 

 @归舟 

 @不觉清平 

 @染黛笙歌 

 @不染 

 @王呕吐还我人生 

 @真是怠惰啊 

 @咕咕咕的未间 

 @山林苑(内卷中) 

 @天堂鸟 

 @🐺🦊激推bot 

 @雪原闪闪 

 @阿渚 

 @绝望文盲 

 @回眸忆桑 

 @世童 

 @大吟酿 

 @一碗狗 

 @你也就一米六 

 @教物主义 

 @小涵子 

 @雨世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若芙 

 @一只上了天的千 

 @木子青柠(弃疗中)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猫猫鸽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宰右不逆哦(´-ω-`)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不飞去的鸟 

 @咕咕咪咔咔 

 @竹衣☆ 

 @七月流火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辞䮨!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准备好了吗?12.24日00:00!让我们共同前往美好的中太世界!

今天不适合更新,原定今天的更新推迟到明晚8点,明天晚上9点的更新照旧。

【中太】小情侣的游戏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小情侣之间的尴尬事

ooc警告

*****

空旷的办公室里,港黑初具恶名的二人组搭档,正在安静地办公——原本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此时却有一阵不和谐的,轻微的“嗡嗡”声传出。

“喂,中也,频率调小点,吵到我了。”盘腿坐在办公桌上,撑着脸看文件的太宰治,突然开口说道,仔细看去,会发现,太宰治的脸色有点微红,眼中有些一丝看不出味道的奇怪神色,时而还会轻微张口,发出无声的喘息,侧耳听去,就会发现,这微弱的“嗡嗡”声,正是从太宰治身下传来的。

“是吗?”中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白相见的小遥控器,按了一下上面的加号键,太宰治身下的“嗡嗡”声瞬间变得更大更急促了些。

“!!”太宰治眼睛瞪大了几分,捏紧了手中的文件,好一会儿才像是缓过劲儿来,重重地吁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瞪着中也,“你这个混蛋!”

“诶?看样子没让太宰开心呀,不如?”中也晃了晃手里的遥控器,“就是不知道,半个小时后出任务,太宰还能不能靠自己一个人走~”

“……”太宰治沉默了片刻,突然扬起了好看的笑容,“我觉得很有实践价值呢,中也~不如我们试试?”

“可千万要控制住哦,让外面部下发现他们的队长居然在战前方案研讨会上做这种事情,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呵……中也你舍得让他们知道吗?”

“我巴不得你在他们面前出丑!”

“好啊,那我现在就去开门。”太宰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

“混蛋!给我站住!”中也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跳了起来,一把将太宰治掼到了桌子上。

“……嘶!中也!”后腰撞到桌楞上的痛让太宰治什么想法都没了。

“!对……对不起……”发现不小心误伤了搭档的中也有些慌乱,有点手足无措地想掀开太宰的衬衫,检查太宰治的伤势。

“走开!”太宰治没好气地推开中也的手,抢走中也手里的遥控器,去了洗手间自行做起了善后处理。

还没有长大后那么懂爱人兼搭档的中也,像一只被雨打蔫儿的小狗,可怜巴巴的站在原地,直到出任务都没有打起精神来。

以至于后来,中也收到森鸥外要对爱人温柔一些,并且没成年要记得收敛的暗示时,懵逼极了,怎么就发现了?他们也没告诉别人吧!糟糕我以为我们藏得挺好的!

*****

当天出任务的部下表示,总是揉腰的队长加上仿佛犯了什么大错的队长搭档,这简直有大问题好不!必须要报告首领!

*****

误打误撞出柜了的中太。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呜呜……牙好痛………

哭唧唧地挂了周五休息日的号,但是算上今天还要等3天……

于是我想再写一个牙疼宰宰……

【中太】中二少年戏多多

港黑中*港黑宰

16岁的少年们

ooc警告

*****

“喂,太宰,拿着。”临出任务前,中也从口袋里摸到了一块巧克力丢给了太宰治,这是是早上下楼买饭团的时候太宰治让他帮忙带的,但是回来就忙着开会以及各种事项,忘记了给他。

“中也!”太宰治激动地站了起来,身后凳子平移划过地面,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中也被太宰治这一声见了亲爹般的呼唤吓得差点崴了脚,惊疑不定地回头看去,就发现自己那精神好像不太正常的搭档突然大滴大滴地落下了眼泪。

“呜呜呜……”太宰治跳芭蕾一样旋转着来到了中也面前,握着中也的双手,“今年除了你都没有人记得我生日……”

“???啊这……”

“啊~!”太宰治在中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一阵旋转来到了窗前,沐浴着阳光,用歌剧咏叹调感叹着,“或许世人~早已将我遗忘!我于这世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CPU重新运转起来的中也有些忍无可忍,“或许我应该提醒你,你的生日已经过去至少5个月了。”

“哦,中也,你记得啊。”太宰治恢复正常样子,双手合拢在腹前,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我们是搭档!我他妈记不住才有鬼吧!”

“哦,中也你吃吗?”太宰治呲啦撕开了巧克力包装纸,将巧克力掰成了两半,一半塞进了自己嘴里,另一半递向了中也。

“……吃。”中也消了气,接过巧克力,塞进了嘴巴,嗯,牛奶巧克力就是甜。

*****

所以谁家搭档会特意记住对方生日呀!